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罗云裳被他迷的蠢蠢的模样让纪兰舟的心情大好,已经走到床边的纪兰舟直接俯下神在罗云裳的唇瓣上用力的一吻。

    忽然被偷袭罗云裳下意识的就抬手去掩自己的唇瓣,明明这是对她在平常不过的动作,可是在她真的抬起手来的时候却忍不住的呻=吟出声来。

    这绝对不是她娇气,而是她的手臂很酸很疼。

    不对,是全身都很酸很疼,甚至力气也就是把手臂抬起来的那么一点。

    让她变成这种模样的人只有一个,除了眼前的纪兰舟还有谁?

    罗云裳募然地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罗云裳的脸庞就开始红了起来。

    纪兰舟一直注视着罗云裳当然是没有错过罗云裳脸红的模样了,他把罗云裳的小手抓在手里细细的摩挲,吃饱喝足,心情很好的男人以调侃的语气问道,“想什么坏事呢,脸庞居然红成这样子。”

    “……”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好意思这么问她!罗云裳很是不愉快的瞪了纪兰舟一眼,同时附赠了重重的一声怒哼。

    罗云裳觉得自己是怒瞪,可是看在纪兰舟的眼里却是似嗔非嗔的,在碰上罗云裳水汪汪的杏眼,酡红的双颊,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纪兰舟认真的思考了一秒,觉得还是顺着罗云裳的意思比较好,所以他很是愉快的决定被勾引,于是他毫不客气的直接就扑了过去把刚刚撑起身子准备起床的罗云裳给扑倒了。

    罗云裳的身子本来就酸软无力,所以纪兰舟这么猝不及防的扑过来,被重重地压回床铺的罗云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简直都要散架了,疼的她连连的倒抽冷气。

    “怎么了?宝贝儿。”丝毫不觉得是自己闯了祸的男人连忙关心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罗云裳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疼——”

    纪兰舟一听这可不得了了,他的一双大手连忙在罗云裳的身上上下抚摸,“哪里疼?哪里疼?”

    罗云裳一把抓住纪兰舟到处捣乱的手,狠狠地道,“你故意的!”纪兰舟这男人要不是故意捣乱的话,她愿意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什么故意?”纪兰舟也不挣开罗云裳抓着他的手,而是故意的凑近罗云裳,“我听不懂呢。”再说这句话的时候纪兰舟故意的靠近罗云裳,然后使劲的朝着罗云裳的耳朵吹气。

    耳朵向来是罗云裳最敏感的地方,罗云裳忍不住的缩身子想要逃开,可是纪兰舟怎么会让罗云裳逃开,要是让罗云裳逃开了,他的名字可以直接倒着写了。

    “纪……纪兰舟……”几乎是脸颊相贴的的距离让罗云裳没有错过纪兰舟亮的不寻常的双眸,这种眸光她并不陌生,因为她昨天才从男人的眼睛里看到过,而之后她就直接被扑到吃干抹净了。

    这种认知让罗云裳的头皮都麻起来,如果不是纪兰舟压着她,她一定早就连滚带爬的跑了。

    只不过纪兰舟怎么可能舍得让罗云裳给跑了,“这是怎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