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心中充满了自责与后悔,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对林微微不配提“爱”这个字。

    “立刻收手,和方氏握手言和!这不是商量,这是命令!”

    厉东阳语气严厉的对厉辰风说道。

    “不。只要一天不找到方天启的下落,我一天不会对方氏收手!爸爸,我也把话放在这里,微微她,在我心里比厉氏集团重要一千倍一万倍!就算厉氏集团化为乌有,我也不心疼!我这辈子只要微微!”

    “你……你这个孽障!你还当起情圣来了?”

    厉东阳气得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厉辰风脸上。

    厉辰风没有躲,没有闪。他默默的承受着这两耳光。

    这是他应得的惩罚。显然,已经是最轻的惩罚。失去微微,才是他此生最大的惩罚!

    “来人!把他给我关起来,不许走出大门半步!”

    厉东阳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道理也都讲了。可是却依旧不能令厉辰风改变主意。

    既然如此,他只能让保镖把厉辰风给绑起来,关进屋子,没收他的手机严加看守。这样,看他还怎么去和方家斗!

    厉辰风疯了似的躲避着两名保镖的控制。他挥舞着拳头狠狠的往保镖身上砸去,试图逃离这扇门。

    但很快又来了两名保镖。

    他一个人和四名保镖打,起初保镖还有顾虑,怕伤着了他,因此始终不敢对他出手。

    可是厉东阳却气愤到了极至,他大声命令着保镖:“给我动手!就算把他打死,也要给我把他关起来!”

    保镖这才敢动手,不过,终究还是不敢下狠手。但纵然如此,在拉扯的过程之中,厉辰风身上还是挂了彩。

    保镖的拳头不小心砸在他眼眶上,他顿时眼冒金星,眼眶变得一团乌青。

    厉太太冲进来哭着劝着,可事关方氏与厉氏的存亡,厉东阳一点儿都不心软,他的决定丝毫没有动摇。

    厉太太没有办法,只能又劝厉辰风。

    父子两人都是一样的倔强,最终,厉辰风被四名保镖控制住,锁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厉辰风被厉东阳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他枯坐在地板上,发着呆,满脑子都是林微微的笑颜。

    “辰风,你向我求婚?”

    他记得他向林微微求婚那天,林微微开心的样子。她扑入他的怀中,明明笑着,可是眼眶里却涌出泪水,打湿了他的衬衫。

    他记得林微微第一次学着煲汤给他喝的样子。第一只砂锅她失碎了。第二只砂锅她烤焦了。第三只砂锅煲出来的汤终于成功。但她却直接伸手去拿,直接把手烫出了血泡。

    他记得……

    往事历历在目,他记得太多太多和林微微在一起时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一段美好的爱情,却被他给弄得千疮百孔。那颗灿烂而又明媚,心中怀着美好和爱意的心,却被他伤得鲜血淋漓?

    他不吃不喝,佣人送进来的食物,送进来时是什么样子,下一餐端出去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