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边,那边。”罗云裳推了推纪兰舟示意他走过去。

    纪兰舟看了罗云裳,忽然抓住罗云裳的手腕,“一起。”

    听到纪兰舟不容拒绝的话,罗云裳罕见的觉得这男人不是那么的禽兽,还是有点绅士风度,这不是还懂得给女士让座。

    当然罗云裳这种想法浮现出来不过几分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那时在想到自己这会的想法,没有抽自己一巴掌,那是因为罗云裳怕手疼。

    纪兰舟拉着跌跌撞撞的罗云裳向后走去。纪兰舟直接自己坐在座位上,然后手上用力一拽,罗云裳就直接跌坐在他的怀里。

    男人的气息瞬间就充满了她的呼吸,从来没有在人前跟男人这么亲密的罗云裳登时红透了脸庞,“我站着就可以了。”

    其他人看过来的目光让罗云裳觉得更加不好意思,脸庞也更红,她想要站起来,可纪兰舟哪里肯,他搂进罗云裳,皱着眉,“老实点。”

    罗云裳肯老实才怪,早知道会遇到这种尴尬的状况,她的脑袋就是被门夹了都不会提议坐什么公交车,不过可惜她了解这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罗云裳的挣扎对于经过特殊训练的男人来讲根本不值得一提,然而她一次次不放弃的挣扎却无形的加重了两具身体的摩擦。

    受到诱惑的小纪兰舟很快的就欢欣鼓舞站起来,向罗云裳亲密的打招呼。

    坐在男人强壮有力大腿上的臀部很快就感觉到有东西抵在她的身后。

    感受到怀中罗云裳僵硬的身躯,纪兰舟忍不住低笑出声,微微用力罗云裳挺直的身躯便不由得往下一栽。

    陡然,她微微出汗的后背隔着一层衣服,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乌黑的墨发披散开来,遮住了难堪,那低垂着的脖颈就露了出来,那道弧度优美无比,绝对是难得的美景。

    纪兰舟很愉快的被诱惑了,他向来不是肯委屈自己的男人。对于他来讲选择委屈自己又标榜坐怀不乱的男人是在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找理由。

    人世,本就应该任由强者疏狂。更何况他不过是跟自己的女人调调情,这种无伤大雅的事情,任凭天皇老子都管不着。

    自觉情理法这次都得给他跪拜的纪兰舟决心开始品尝属于自己的美味。

    当湿漉漉,带着酥麻的感觉瞬间从脖子后面传过来,过于的惊骇让罗云裳差点窜起来,冲破公交车的车顶。

    “淡定啊。”放在腰间的手臂完全的制止了罗云裳的动作,他声音很轻,直接传进了罗云裳的耳朵里,喷洒在耳边的炙热气息成功的让她的耳垂变成滴血般的颜色,“如果你叫出来会被发现的。”

    罗云裳很想说,既然怕会发现,就赶紧把爪子拿开啊,这么着的不光明正大算什么?再说了,她也是一个人好吧,泥人尚且有三分血性,更何况是她!

    这男人要是再不住手,她保证自己会咬人的!

    可能是纪兰舟足够敏锐到感觉到罗云裳心里的想法吧,手上的动作倒是真的停止了。

    不过罗云裳的脸色却更加的难看了,因为她的内衣开了。

    罗云裳狠狠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