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以为是梁波想要她,却没有想到他把她送到了这里,以爱丽丝之夜命名的拍卖会。

    而她就是拍卖会的一件经过精心包装的‘物品’。

    这样也好,她只要一会努力的让把自己卖到最高的价格,妈妈可以不用那么担心了,赔偿死伤工人的钱也能筹出一部分,如果他们肯看在她这么努力的份上撤诉的话,爸爸一定会少判几年的,更重要的是即使在监狱里爸爸也能够得到比较好的照顾。

    罗云裳不断的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即将发生又未知的一切还是让这个才满十八岁的女孩满心的惶恐不安。

    梁波跟着化妆师离开后,整个房间里就剩下了罗云裳自己,骤然安静下来的空间里只有清晰可闻的呼吸声和砰砰的心跳声。

    骇人的寂静让罗云裳越加的坐立不安,穿在身上由造型师精心挑选的雪纺长裙也让她极度的不自在。

    罗云裳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她需要出去透透气,否则挨不到拍卖会开始她就会崩溃发疯的,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她的动作太猛了,又出现的突然,直接跟门口的人撞成一团,又因为脚下不稳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那个家伙真是太不绅士了!

    亲自用身体体验了一把地板有多硬的罗云裳小脸直接皱成一朵盛开中的菊花,她忍不住抱怨那个稳如松的男人,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她摔了狗个吃屎,好歹也拉她一把啊。

    罗云裳龇牙咧嘴的撑着她的双手双脚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她实在是穿不惯高跟鞋,尽管鞋跟才不过三公分,但是在站起来的那一刻她的脚腕还是一崴,身体再次投奔大地。

    人在溺水的时候哪怕是遇到一根稻草都会紧紧地抓住,作为一个在平常也正常不过的女孩子,罗云裳也是这么做的,在她再次跌倒的时候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可以支撑她身体的东西。

    这一次罗云裳运气很好,因为及时抓住了支撑的东西,没有再一次的五体投地,只不过膝盖跟口鼻遭殃了。

    膝盖撞在地上的感觉就不用说了,不算高耸的鼻子也被一处软中带硬的地方撞得酸疼不已,几颗不值钱的女儿泪含在眼眶里,差点就丢人的掉下来。

    罗云裳这次摔的可十分的不一般,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在眼前放大的正是男人西装的拉链。

    罗云裳有些傻,她缓缓地眨了眨眼睛,不亏是号称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缺的Armani,连个拉链头都做的这么精致。

    拉链头!

    罗云裳这才反应过来,既然她的眼睛能平视的看到对方西装裤的拉链,那她的鼻子跟嘴巴对在哪里?!

    眼前的状况让见多识广的陈特助也不禁的目瞪口呆。

    果断的还是‘总’字辈的受欢迎啊,要不怎么他跟纪总一起走着人家小姑娘企图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