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女佣那种纠结的心思罗云裳还真是不知道,纪兰舟奇怪的规矩,她也没兴趣,可是跟纪兰舟一起吃饭什么的,罗云裳确定自己真是不稀罕,如果有人要抢,她绝对双手奉上。

    眼角再次瞥到到自己身上的痕迹时,脑海里顿时有一种如果可以永远不见到纪兰舟,那就真是美好明天的感觉。

    可她不认为那个男人是好拒绝的,这个认知罗云裳在不久的将来狠狠地体验了一把,那滋味绝对称得上是刻骨铭心,不过那是后话了。

    罗云裳在床上翻滚了几圈,又大力的捶了几下床,把脸庞埋进被子里大叫了几声,稍微的发泄了心中的郁闷,才翻身下床。

    与卧室相连的更衣室里,罗云裳几乎把所有的衣服都翻来覆去的试了一个遍,才勉强的找到满意的衣服。

    当罗云裳姗姗来迟的时候纪兰舟已经吃完早餐了,此时他正坐在挨着落地窗的藤椅上,神态悠闲的喝着醇香的咖啡。

    身穿正式套裙,带着黑框眼镜的秘书吴霜霜站一旁手里拿着一个iPad,神情认真的向男人汇报工作。

    听到脚步声的纪兰舟抬起眼来,在看到罗云裳的那一刻即使以他的淡定唇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罗云裳下半身穿的是米黄色的九分裤,搭配一件长袖的立领白色衬衣,脖子上还系着一条天蓝色的丝巾。

    倒不是说这身衣服穿起来不好看,而是对于六月底的长海市,气温一度高达四十度的天气里来说,实在是太暖和了。

    罗云裳没有想到跟纪兰舟一起在餐厅的还有其他人,她立刻停下脚步,把头垂的低低的,生怕别人认清楚她样子,强忍着掩住嘴唇的冲动,小声说,“我等会再来。”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站住。”纪兰舟没有错过罗云裳别扭的表情,虽然他不是很明白此时罗云裳的心里,亦不觉得自己制造的痕迹有什么值得害羞,但是还是让吴霜霜先行离开。

    吴霜霜听到纪兰舟的话,忍不住在心里长长的叹息,不管是昨天参加宴会之前他对女孩的妆扮在意,还是放下没有处理完的工作,让她离开,这都是第一次。

    这一刻吴霜霜再一次清楚的意识到,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孩对于纪兰舟来说是特别的。

    吴霜霜的动作很速度,短短的十几秒就把散在圆形玻璃茶几上的文件收好了,她冲着纪兰舟微微的躬了躬身子,才向外走。

    在经过罗云裳身旁的时候,吴霜霜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在错身的那一瞬间,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是冷漠而满含探究的。

    尽管时间很短,罗云裳还是感觉到了,她下意识抬头,看到的却是吴霜霜远去的背影。

    罗云裳忍不住想挠头,在她的印象里,她好像并没有得罪她,这时的罗云裳不明白,讨厌一个人跟喜欢一个人本就是没有理由,更何况也不是没有原因。

    来不及深究,就听到纪兰舟说,“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罗云裳无语,这是在招呼谁家的小狗吗?

    “这是再邀请我抱你过来吗?”

    纪兰舟的话把罗云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