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直到于敏因为体力不支脚下一个趔趄,罗云裳发现她跟妈妈已经傻傻地站在医院花园里将近三个小时了——那些警察来了之后就把她们赶走了,说是不准接近嫌疑犯。

    于敏难看的脸色让罗云裳一惊,母亲的身体向来也是不好的,她顾不得责怪自己的疏忽,连忙扶着于敏坐花园里的长椅上

    “妈,你坐这边休息一下,我去买点吃的。”

    于敏本想说不用的,可一夜未睡又一白天滴水未进,身体本就算不上好的她体力早已经到了极限,现在坐下根本没有起身的能力,只能靠在石椅上喘息。

    “妈,你先喝点牛奶吧。”罗云裳很快的就回来了,她把一袋刚从附近超市买来的温热牛奶撕开递给于敏。

    于敏根本毫无胃口,但是为了恢复体力只得强迫自己咽下口中乳白色的液体,在一袋牛奶几乎要见底的时候她才发现罗云裳只是呆坐在一旁,没有任何动作,“云裳,你怎么不吃?”

    罗云裳怔了怔,旋即若无其事的笑着说道,“我现在还不饿,你先吃吧,来再吃点面包。”她说着把面包打开口放到于敏的手里。

    从袋子里飘出来属于面包的香气让罗云裳不受控制咽了口唾沫,为了不让于敏看出异常,她不着痕迹的转过头去。

    其实她怎么会不饿呢?

    她已经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了,罗云裳悄悄地摸着自己扁扁的肚子,刚才在结账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钱包里仅剩下一百六十七了,这还是早上陆菁菁借给她的二百块钱打车剩下的。

    罗家已经被查封了,家里的银行卡也被冻结了,值钱的金银首饰早已经被卖了出去,除了身上衣物之外她们什么都没有了。

    罗云裳并不知道于敏身上是否还有其他的钱,如果没有的话,这一百六十七块钱连让她跟妈妈好好地吃一顿都做不到,更何况还有接下来要重新租房子住,还要帮罗明支付医疗费,请律师辩护,争取最大程度的轻判。

    这都是需要钱,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从小生活虽然不是骄奢淫逸,但也十分富足的罗云裳第一次体会到金钱的重要性。

    在这一刻罗云裳痛恨自己,恨她昨晚为什么发疯把身上的钱都砸了那个男人。

    那可是有一千多呢,那些钱买成东西够她们吃很久的了。

    铃铃……

    忽然响起的手机打断罗云裳的沉思,她才接通电话陆菁菁焦急的声音就从电话筒的另一边传来,“云裳,你现在在哪里?”

    ……

    “地方简陋,只能委屈你跟阿姨将就一下了。”陆菁菁推开房门让于敏和罗云裳进来。

    于敏打量了一下,两室一厅的房子,空间看起来是十分的窄小,房间里摆放的家具可以轻易的看出都是陈旧的,不过在主人的巧手之下收拾的十分干净温馨,“已经很好了。”

    对于现在境况来说能有一个落脚之地很好了,哪里还顾得上挑三拣四的。

    “菁菁谢谢你。”罗云裳握着陆菁菁的手,眼里闪着晶莹的光芒,“真的很感谢。”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