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纪兰舟!”跟着赶过来宴会的举办人,跟纪兰舟是莫逆之交的沈凡不怕死抱住狂化状态的纪兰舟,生怕一个不小心莫擎被活生生打死了。

    “沈凡是兄弟就给我闪开!”纪兰舟的那张俊美的脸庞上一片冰冷,比常人显得更加黝黑的眸子里闪过赤红的光芒,居然敢动他的女人,真是活够了!

    “是兄弟才不能闪开!”纵使他们都算的上位高权重,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弄出人命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所以沈凡死命的把纪兰舟向后拖,同时大声喊道,“叶景辰,你还愣着干什么!”

    靠在宴会厅通向露台门处的男人,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慢悠悠的说道,“看戏。”

    “擦!!!”沈凡顿时觉得交友不慎这四个字是为他准备的。

    “兰舟你要揍死不开眼的东西我不拦着。不过你的小美人好像是被吓坏了。”

    叶景辰的话成功的制止了暴走的男人,纪兰舟看了一眼缩在墙角可怜兮兮像是被吓坏的女孩,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火气,“沈凡你放手。”

    “你得保证不去揍莫擎。”

    “我保证。”他是保证了不揍莫擎,可以没有保证不会把他整的生不如死,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

    在沈凡放开手纪兰舟果然跟保证的一样没有冲上去暴揍莫擎,他直接走到罗云裳身边,弯腰抱起女孩大步向外走。

    被巨大动静吸引过来的人们被纪兰舟周身恐怖的低压所摄,不由自主的闪开一条路,直到男人的身影看不见了,安慧才敢拨开人群上前,当她看到趴在地上样子狼狈无比的莫擎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路上罗云裳是被纪兰舟抱着的,可她并不觉得舒服,因为男人抱的太紧了,那力道像是要把捏碎了揉进身体里一样。

    介于纪兰舟恐怖的脸色,罗云裳不敢呼疼,只能忍着,索性从宴会厅到他们入住的总统套房并不远。

    “纪总,小姐,你们回来了。”远远的看到走来的两个人,一直守在门口的两个女佣就齐齐的迎了上来。

    “去放洗澡水。”

    “是。”察觉到纪兰舟神情不太对劲的两个女佣不敢怠慢,连忙进了浴室。

    纪兰舟直接把罗云裳扔在大床上,重心不稳的罗云裳整个人直接扑在床上,尽管床垫十分柔软,没有撞疼她,可姿势依旧狼狈不堪。

    罗云裳用手臂撑着想要坐起来,却被纪兰舟再次推到,“给我趴好了,不许动!”

    纪兰舟的脸庞阴沉,狭长的眼眸里像是燃烧着无尽的火焰,这样的他气势惊人,俊美的惊人,可也狠戾的惊人。

    罗云裳不敢再去触动纪兰舟的神经,只得乖乖地趴在床上,好在这种压抑的气氛并未持续很久,就被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女佣打断了“纪总,水已经放好了。”

    纪兰舟再次抱起罗云裳,向浴室里走去,罗云裳觉得自己无法在保持沉默了,她挣扎着,想要从男人怀里离开,“我可以自己去洗。”

    啪!

    男人一巴掌打在罗云裳挺翘的臀部上,“我说不许动!”

    掌心跟臀部接触,发出的响亮声音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