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纪兰舟并非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相反的是在很多时候,他是愿意给予女人一些他想给的温柔的。昨晚他的凶猛,只能说是她的滋味实在出乎意料的美味,让他欲罢不能。

    还带着疲倦痕迹的白嫩脸庞罕见的勾起了纪兰舟为数不多的愧疚,好吧,是他放纵了。

    最多今晚他克制点,让她好好休息,然而这个决定还没有下,纪兰舟就后悔了。

    许是感觉到男人的注视,长睫轻轻眨动了几下,贵妃椅上的罗云裳缓缓地的就睁开了眼睛,脸上还带着惺忪睡意的女孩样子娇憨,一双杏核眼眸里满是蒙蒙的睡意,纯真的诱惑悄然的散发。

    纪兰舟只觉得自己喉咙一紧,身体以惊人的速度变得热烫起来,以他的酒量,这绝对不是酒精带来的效果。

    在眼前出现的俊美脸庞把才从睡梦中醒过来的罗云裳吓了大跳,她惊呼一声,身子快速的后退,尽管放置在房间里的贵妃椅已经算的宽大了,可空间终究是有限的。

    如果不是纪兰舟眼疾手快的把她搂进怀里的话,罗云裳的头早已经跟落地窗的玻璃亲密的接触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纪兰舟发誓,这绝对是他难得的真诚关心,可罗云裳的却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放开我!”那一刻罗云裳爆发的力道竟然把毫无防备的他推开。

    罗云裳的容貌在他这些年经历过的女人之中不过能算得上是中等,容貌并非倾国倾城的她之所以能在拍卖会上吸引那么多人的追逐,是因为她身上那份罕见的纯真。

    此刻那张如同清澈的小溪,让人能一眼望到底的脸庞上毫不掩饰的写满了戒备,警惕的神色。

    纪兰舟的心一点点的冷下来,眼里难得的柔情也尽数散尽,罗云裳也知道自己的反应过于的激烈了,可在发现自己落入那个男人怀里的那一瞬间,她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本能的反应。

    “过来。”纪兰舟稳住身形,望着脸庞还有慌乱神色的女孩,沉沉地发出命令。

    罗云裳心中一紧,整个人跟着紧张起来,她结结巴巴的道,“我……我还没有洗澡。”男人深沉的神情让她心中发慌,她如同小兔子一般跳起来,“我现在就去。”

    说着,她转身向浴室跑去,在她准备关上浴室门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外面传来,罗云裳被迫的退了一步,纪兰舟跟着挤了进来,把罗云裳捞进怀里,抱着她走向巨大的浴池,“我也没有洗澡呢,所以一起洗吧。”

    两个人终于洗完澡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眼角带着泪珠的罗云裳是被纪兰舟抱着出来的,被男人狠狠地折腾了一番的她,在身体触及大床时候几乎迷糊的睡过去。

    然而还不等她翻过身,散发着惊人热气的男性身体跟着压过来。

    瞌睡虫瞬间被吓跑了,罗云裳瞪大眼睛望着延宕在自己上方的男人,“你干嘛?”

    “当然是……”纪兰舟居高临下望着罗云裳,被他压在身下的女孩脸庞通红,凌乱的发丝披散在白色的枕头上,杏核的大眼里布满朦胧的水汽,表情可怜兮兮勾引着男人蠢蠢欲动的欲望。

    男人的眸子很亮,黑如墨玉的眼眸里像是燃烧着一把火焰,掌心炙热手开始在顺着女孩带着水汽的皮肤缓缓游移,向下的手一直向下,直到触到柔软的某处才停下来,时轻时重的研磨,“……干你!”

    “别……”罗云裳惊慌的叫了一声,剩下的话被男人的唇堵在喉咙里。

    纪兰舟凶狠地吻着身下的女孩,听着从她唇角溢出来的娇柔轻吟,这才觉得憋在怒气散去大半,没有任何人能把他的好意扔在地上在踩两脚!

    翌日,罗云裳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以后了,她的身体像是被数量大卡车轮番碾压后重新组装起来的,那种难以启齿的酸疼比第一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罗云裳醒来不过几分钟,房间的门被敲响了,走进来的还是昨天那个女佣。

    “小姐,您醒来了。”女佣笑容可掬的道,“纪总说您受伤了,让我送一些药膏来。”

    罗云裳愣了一下,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脸颊通红起来。

    “小姐,您哪里受伤了?我帮您擦药好不好?”

    “不用了。”开玩笑,要是真让女佣帮忙擦药,她还不如直接撞墙了好,“我自己来,你可以出去了。”

    “可是……”女佣很为难的看着罗云裳,“纪总吩咐过,让我务必监督您擦药。”

    轰!

    罗云裳的脸庞像是要烧着一样,上下两排的牙齿磨磨的‘咯吱,咯吱’的响,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她肯定立刻抄起一把刀,把那个禽兽男人干净利索的解决了!

    报复!报复!

    这一定是报复!

    那个男人是全世界最小气的家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