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着躺在床上,嘴巴里面大喊着救命,不要伤害我爹的上官云熙,额头上汗珠如水滴落。

    “不要,不要,不要伤害我爹,沈碧儿,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慕容泽,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呀?”

    见上官云熙这样,慕容泽看着心疼,上官云熙想必做噩梦了,慕容泽给她擦拭汗珠。

    看来上官家的事情,给上官云熙很大的打击,慕容泽看着上官云熙的脸,心如刀绞,突然,上官云熙变得平静,慕容泽以为她重新睡去,转身离去,刚踏出一步,就听见上官云熙冷冷的语气,直击心底。

    “慕容泽,我上官云熙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慕容泽脚步一下变得僵硬,腿脚动弹不得,上官云熙的话如同刀子将他的心一刀一刀下,鲜血淋漓。

    慕容泽脸色变得苦涩,他无力的微笑,他给了上官云熙太大的伤害。

    过了许久上官云熙总算安心睡去,慕容泽满脸的苦涩,眼里竟然有些湿润,萧何在屋外听见了上官云熙的话,也替慕容泽心疼。

    萧何走进来,看着慕容泽:“你真不打算告诉她事情真相,让她一直误会你?”

    慕容泽神情落寞,现在还不能将真相告诉上官云熙。

    “萧何,到了合适的机会,我会告诉她真相。”

    慕容泽有自己的打算,萧何尊重他的选择。

    “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一个旁人也不能说什么,不要委屈了自己,也委屈了自己心爱的人。”

    萧何用手拍了拍慕容泽的肩,一脸的无可奈何。

    第二日,阳光明媚,风和日丽,阳光星星点点的散落在房间,照射在上官云熙的脸上,她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尽管如此,她还是能够感受到天气的晴朗。

    她听见了房间里面有人走动的声音,那个响声如此的熟悉,上官云熙激动不已。

    “云轩,是你回来了,是不是你回来?”

    她焦急的样子,让一旁的慕容泽哭笑不得,他走到上官云熙身边,用手指在上官云熙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上官云熙激动的将他的手给拉住。

    又是那道伤疤,和那人的一样,过去了这么久,云轩手上的伤疤还没有痊愈,见上官云熙停下的动作,慕容泽将手给缩回去了。

    那道伤疤的由来,他和上官云熙最为清楚,上官云熙的脸下拉,难道是……

    上官云熙脸色有些奇怪,萧何恰逢经过,慌忙的解释。

    “师兄,我给你准备的膏药你一直不用,现在好了,都长疤了!”

    萧何语气责怪,上官云熙感到尴尬,是她误会了,可是那伤疤是如此的熟悉,让她忍不住想起那人。

    慕容泽不要言语,上官云熙缓解尴尬的气氛,是她让气氛变得如此奇怪,自然也要打破这种压抑。

    “萧大哥,你就不要责怪云轩了,他那么忙,忘记搽药也是正常。”

    “是,是,是,云熙说的都对,看在你的颜面之上我就暂且原谅师兄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