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粤东的天气要比北方要热的多了,北方已经开始长袖了,这里还是短袖,似乎最冷的时候,也不过是穿一件毛衣就可以过去了。

    公园里面,陈阳点燃一根香烟,瞥着玩的正嗨的小家伙,望着身旁的叶秋,苦笑道;“阿秋,我发现了你还真是带娃能手,这么多孩子,你怎么带过来的。”

    嚼着口香糖的叶秋瞥了对方一眼,大言不惭的吹嘘道:“这个是慢慢练出来的,你呀以后就会深有体会,乐在其中。”

    乐哉其中,陈阳无意中看到对方脸上的苦笑,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谁曾想到的是,却是瞥到龙辰带着那个可恶的郭胖子出现了。

    说那胖子可恶,主要是之前跟自己是情敌,后来没追上邬君梅,竟然把目标顶在他妹妹身上来了。年纪轻轻的,就秃顶了,还真是绝顶聪明。

    “好巧,陈阳,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龙辰看着叶秋,朝着陈阳打招呼道。

    龙辰什么货色,陈阳岂能不知道,当下苦笑道:“得了得了,你呀别虚伪了。还巧,巧个屁,我看是你自己故意找上门来的。”

    “呵呵”被揭穿了,龙辰尴尬的笑笑,随后指着叶秋,笑着问道:“想必这位就是魔都叶少了。”

    “龙辰,我穿开裆裤的发小,陈曦曾经的追求者。”陈阳站起来,出言介绍道。

    这个介绍倒是绝了,好在叶秋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站起身来跟其握握手,寒暄起来了。在龙辰的介绍下,郭峰也走上前台来了。

    龙辰他们的来意很简单,就是想要邀请陈阳去赌石的。虽说赌石大会还有两天才能开始,但还是有人已经开始进行了。

    如此光明正大的赌博,一块钱有可能翻数千倍的生意,那些喜欢投机取巧的老板自是欣然前往了。

    最近账户上亏空了不少钱,闻到这个,陈阳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赌石这玩意,叶秋也玩过,上次若不是陈曦身体的原因,他肯定去滇南走一圈了。如今这边有了赌石的节目,他倒是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了。

    此处距离陈家不远 ,他们可是连哄带骗的把孩子给哄回家了。

    “记住,回来给我带好吃的。”

    “还有好玩的哦。”

    ……

    闻到孩子们的言语,叶秋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来,随后抱怨道:“哎,都被家人给惯坏了。”

    “妹夫,你又在显摆了。这些孩子那么可爱,你要是 不要的话,都给我留在这里,恰好我家佳乐也有个伴。”坐在车上的陈阳白了叶秋一眼,没好气的揶揄道。

    叶秋笑着回应道:“我说了不算,你说服我爷爷的话,我这里没有什么问题的。”

    “那还是算了,老太爷不怒自威,连我父亲都有点畏惧。”陈阳摆摆手,苦笑道。

    两人谈论孩子,可得其他两人一阵埋怨,他们可是光棍,甚至都没有打算要孩子的准备。

    考虑着声音的噪杂,赌石大会的场地位于一处郊区,这里四周都是工厂,每天都有大量的噪音产生,切割机转动的声音倒是不会遭受其他人投诉了。

    临时的场地,大都是采用彩钢瓦、钢铁柱子建造成的。远远的望去,倒是跟一处大型厂房差不住。

    “这次的规模,算是全亚洲最大的一次了,不仅有赌石,还有古玩等玉器呢?只要你有钱,就可以在这里好好的享受一番。”龙辰作为参与者,笑着介绍道。

    “涨了,哈哈,涨了。”

    “真的,赚大发了,十万块切刀一块极品冰种,真是好运气、好眼力。”

    ……

    就在他们进入其中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这不不少人围着一个商家,围观者刚才切除冰种的那个年轻人指指点点起来了。

    挤开人群,叶秋瞥了一眼,切出来的绿不假,但绝非是极品冰种,里面掺杂着一些杂质。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话,兜售给几十万还是可以的。

    “可惜了,后面是白雾,不然的话,三百万还是可以的。”龙辰看完后,摇头感慨道。

    陈阳撇撇嘴,打趣道:“要是我的话,擦出绿色的时候,就赶紧转手出去。那样的话,风险不大,两百万就到手了。如今切出来的话,撑死也就几十万罢了。”

    翡翠这个东西,在欧美倒是不怎么流行,但在国内还有东南亚地区却是非常流通的。一块极品翡翠的话,再经过名家雕刻的话,恐怕会被人说成价值连城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