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女佣以为罗云裳是在找纪兰舟,便道,“纪总下午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并未交待什么时候回来。”

    罗云裳的脸庞募然一红,结结巴巴的道,“谁……谁问他了。”

    她最多是想知道,他今天还会不会回来,如果回来的话,她赶紧得找个地方藏起来。

    可这幅样子看在女佣眼中就变了味,她笑了笑,“小姐放心吧,纪总这么疼你呢,忙完就会回来的。”

    在女佣心中压根就不相信有人会对纪兰舟无动于衷,毕竟她是见多了为了纪兰舟发疯的女人。

    罗云裳开了口,见女佣一副‘我知道,就是这样子的表情’,无意解释什么,只是说,“我饿了。”

    她确实很饿,除了早上那顿根本就没有吃饱的早餐之外,她还没有吃任何东西。

    “立刻就帮您准备。”女佣立刻进了跟房间相连的小厨房里。

    叮叮当当,饭菜的香气很快的就传了来,不得不说女佣的动作很快,不过十五分钟左右,女佣就用托盘端着一肉,一素,两个菜,一碗鱼片粥走出来。

    “时间紧急,所以做的简单了点,只能麻烦小姐将就一下。”

    罗云裳一点都不觉得将就,对于现在饿的几乎能吃下一头牛的她来说,所有都能吃的东西都是无上的美味,更何况,这个两个菜无论是香气还是卖相都是很可观的。

    她拒绝了女佣的搀扶,颤抖着双腿,慢慢地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这绝对是不是罗云裳淑女,而是负伤的嘴唇根本不允许她吃的太过生猛。

    喂饱肚子之后,十分疲倦的罗云裳又趴在床上睡着了。

    在清晨里醒来的时候,大床的另一半还是空着的,罗云裳伸手摸了摸,床单上传来的冰凉触感,告诉她纪兰舟一晚上没有回来。

    罗云裳简直是求之不得,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经过将近二十个小时的睡眠,罗云裳这才感觉好了一点,身体没有那么疲倦了。

    罗云裳简单洗漱后,坐在餐厅里吃早餐的时候,女佣拿着电话走过来,“小姐,纪总请您接电话。”

    “喂……”

    “一会你可以去挑选一件礼物,价格没有上限,我已经让司机在楼下等你了。”纪兰舟的本意是想要为他昨天的毫不节制做点补偿,之前他对任何女伴都是这样的。

    罗云裳听到脸庞直接黑了一半,这算什么?敢不敢不要这么老套?敢不敢?

    如果不是他是她现在的金主话,罗云裳真想甩一叠钱在男人的俊脸,“过夜费!”然后潇洒的离开。

    当然罗云裳现在也只是想想,这个男人毫无意外的是她得罪不起的金主,她也没有钱用来砸人,所以只是努力让自己淡定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另一半的纪兰舟对于这种情况有些愕然,他不太明白罗云裳的声音为什么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之前他的女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